【梦】(9.3:淫肉玩具(三))【作者:缅怀】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缅怀
字数:7364


        第九章  淫肉玩具(三)
        ——新的调教者——八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自从张维纯重伤入院以来,在办公室内被调教的噩梦总算告一段落,不必执
行下流的命令的冯可依恢复了漂亮端庄的穿着,不需穿必须露出腋窝的无袖连衣
裙,脸上也不像原来那样,动不动便染上羞耻的潮红。王荔梅也是受害者,按理
说应该恢复正常的装扮了,可是,与冯可依不同的是,她依旧穿着超短裙、露脐
背心这类暴露的时髦服装上班。

  今天也是如此,王荔梅穿着一件性感撩人的清凉吊带衫,露出一抹白花花的
乳肉。在王荔梅弯腰擦桌子的时候,冯可依看到吊带衫的里面没有胸罩,不由感
到非常奇怪,心想,部长不在了,没有人来凌辱我们了,为什么荔梅还穿成这样
呢?难道,她已经习惯了……

  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不愿回忆的事,冯可依肯定会找个恰当的时机,关心一下
一直看做是妹妹的王荔梅,可是,一起哀羞地被张维纯凌辱,和林冰莹三人在围
观的男人面前大秀女同密戏,旁若无人地纠缠在一起,尽展淫荡的痴态,兴奋地
舔从王荔梅的阴户里流下来的客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做出这些羞人的事而无法直面好姐妹、也是工作上的好帮手的冯可依自从参

  加完社会党夫人宴后的肉体答谢派对,便不再像以往那样跟王荔梅有话必说,
表现得跟陌生人似的,除了业务上必须的交流以外,不发一言片语。

  每人都有各自的工作,不需要协调配合,单独外出公干的情况很多,两人一
起待在办公室里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也算解救了冯可依,至少不会尴尬。可是今
天,李秋弘有事出去了,恰巧冯可依和王荔梅都没有外出办事的计划,这是那天
以来两人第一次独处在办公室里,于是,各怀心事的两人都在头也不抬地干着不
知所谓的工作,都感到压抑沉重的气氛在心头升起。

  时间缓慢地流逝着,在快要下班的时候,终于,沉重的门扉被推开了,外出
办事的李秋弘回到了办公室。

  「组长回来了。」王荔梅面露欣喜,脆声问好。

  「这么热的天,辛苦了。」冯可依也发出欢声,凝滞的空气似乎因李秋弘的
归来而通畅起来,一扫先前的沉闷。

  「可依,荔梅,请过来一下!」自从张维纯出了意外,李秋弘的架子越来越
大了,总以高高在上的领导自居,说话也不像原来那样随便,学会拿捏,不大爱
理人了。

  见两位美女属下迅速地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他的办公桌前,李秋弘满意地
点点头,从手包里取出两张崭新的卡片,依次发给两人,然后微笑着说道:「这
是新的出入通行证。」

  「谢谢组长。」王荔梅接过通行证,好奇地来回打量。

  「报告交上去,安全系统这么快就更新了,看来我们的工作很有成效,系统
越来越完善了呢!」使用集成线路、内置个人信息芯片的通行证还兼门卡、考勤
卡等多种功用,其设计方案是特别行动小组的一个工作范畴,由李秋弘负责。瞧
着自己也出了不少力的劳动成果,冯可依发出欣慰的赞叹。

  可是,握着冰凉的卡片,冯可依忽然想起现在使用的通行证是张维纯为了玩
弄自己,特意定做的。卡片背面彩印着自己的凌辱图像,画面下流不堪,而且还
被要求每天必须戴在脖子上,冯可依回忆着那段为了避免被同僚们看到背面,费
尽心思不让通行证从胸前翻过来而每天提心吊胆的苦难日子,感到一阵心悸,心
想,还好,终于都过去了。

  「下周开始,名流美容院统一使用新的出入通行证,因此,现在的通行证使
用日期截止到今天,下班前,你们两个记得把旧通行证交给我!」李秋弘环顾着
冯可依和王荔梅,强调地说道,似乎交还废弃的出入通行证是多么重大的事。

  「是的,组长。」王荔梅觉得有些奇怪,可还是恭敬地点点头。

  冯可依心里一咯噔,为把垂在胸口上的出入通行证交给李秋弘感到一阵深深
的不安。张维纯住院以后,冯可依认为在汉州工作的这段时间内,这个凌辱自己
的恶棍是不会回归的,于是就想抹掉通行证背面的不雅图像。可是卡片的表层是
耐磨、防水、抗高温的树脂涂层,根本消除不了,无奈之下,冯可依只好用记号
笔把背面涂黑,然后贴上从商店里买来的贴纸。

  我还是不上交了,就说不小心弄丢了……想到一贯细心的李秋弘看到她的通
行证后面贴有东西,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撕下来检查,顿时,冯可依的心揪起来,
为李秋弘会看到她的凌辱图像,从而发现她不能见人的秘密而担心不已。

  「怎么了可依?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有什么担心的事吗?」

  话是关心的问候,可脸上却是皮笑肉不笑,冯可依连忙摇头,向假惺惺的李
秋弘说道:「没……没有。」

  「没有就好。」莫测高深地笑了笑,李秋弘把目光转向王荔梅,说道:「对
了荔梅,车董的私人助理刘裕美要我通知你,下班时去秘书室找她,如果手头没
有放不下的工作,就提前下班、上去见她吧!最近总看到你们在一起,关系处得
不错嘛!」

  「其实也没什么,我们经常在一起吃午饭,就熟络起来了,组长,那我收拾
收拾上去了!」听到刘裕美找她,王荔梅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脸上浮起不正常
的红晕。

  从回到办公桌、正在关电脑的王荔梅身上收回目光,李秋弘压低声音,小声
地对冯可依说道:「可依,刚才言不由衷了吧?其实你一直担心上交通行证的事
吧!」

  啊……他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他知道什么……冯可依吓了一跳,一时间心乱
如麻,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微蹙眉宇、强坐镇定地说道:「组长,你说什么?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真的不明白吗?哼哼……可依,你可真够嘴硬的。」

  就在李秋弘发出冷笑之际,「组长,可依姐,我先走了。」收拾完东西的王
荔梅笑眯眯的,向两人告别。

  「快去吧!荔梅,祝你有个美妙的周末,呵呵……」

  面对李秋弘的打趣下,王荔梅也不羞涩,大大方方地回了一句,「那就谢谢
组长的祝福喽!」,便雀跃而去了。

  王荔梅离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她和令人捉摸不透的李秋弘两人,冯可依感
到一阵强烈的不安,手心里都冒出了汗。

  「可依,既然荔梅先走了,我们也早点回去吧!」

  李秋弘嘴中的我们,不知是含有特殊的含义,还是无心之举,冯可依心头一
颤,就像被荆棘扎了一下似的,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可依,今晚,我请你。」李秋弘接高而上,发出晚
餐的邀请。

  「嗯?今晚吗?可是,组长我……」冯可依正要找借口拒绝,只听李秋弘阴
阳怪气地说道:「一起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带你出去吃过饭,想想真是过
意不去啊!张部长突发意外,我是仓促上阵,多亏了可依你的帮助,特别行动小
组才没发生什么乱子,离预定的目标也越来越近了。从情理出发,做为谢礼,我
也应该请你吃顿便饭啊!」

  「组长,你太客气了,我也没帮什么忙,吃饭就不必了吧!」似乎对李秋弘
戏狎的语气很不满,冯可依婉拒了晚餐的邀请。

  「先别急着拒绝我!哼哼……美女总是有拒绝别人的权利吗?可依,其实还
有一件事,荔梅在时我不方便说,从今天开始,一切恢复正常,你一个人散漫过
活的日子到此为止,至于你的病,就由我来治!」脸色开始变冷,李秋弘眼中射
出寒光,铿锵有力地说道。

  「什么?我的病……你来治……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心中隐隐约约猜到李
秋弘暗指的是什么,冯可依一阵慌乱,转身欲走。

  「就是自从张维纯出事后,没有看管的你脱离了正确的轨道,我要做的就是
把你重新变为真正的可依。哼哼……现在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听到李秋弘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冯可依身子一僵,仿佛定住了,随后
慢慢地转过身,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发青的嘴唇颤抖着,一副欲言又止、犹豫
嗫嚅的样子。

  「脸怎么白成这样?看了怪让人心疼的,嘿嘿……」李秋弘轻浮地摸上了冯
可依的脸,一边抚摸,一边说道:「我在接管张维纯留下来的办公用品时,发现
他的电脑有开机密码,怎么也开不了机,于是,我就想尽办法破解,终于在昨天
晚上解锁成功了。当我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嘿嘿……可依,真是大吃一惊啊!」

  他看到什么了?那些不能见人的东西不会都存在电脑里吧……冯可依控制不
住地颤抖着身子,失去了躲闪的勇气,任李秋弘轻薄着。

  「可依,看看这个!这是我在汉州分公司张维纯的办公室里找到的。」用力
掐了一下冯可依娇嫩的脸蛋,李秋弘收回了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假人玩偶,
放在办公桌上。

  「啊!这个……」冯可依不由发出一声惊叫,倒不是因为脸上的疼痛,而是
李秋弘拿出来的正是月光俱乐部的雅妈妈按照她的样子,委托一个职业是玩偶师
的客人制作出来的、六分之一比例的迷你玩偶莉莎。

  「做得很逼真,惟妙惟肖,就像真人一样,嘿嘿……通过玩偶表现出来的气
质,不难判断出它的原型肯定是一个喜欢受虐的变态骚女人!」李秋弘一边用手
指拨弄着跪趴造型的玩偶莉莎的股间,一边用灼灼的目光盯着冯可依,淫秽地笑
道。

  「可依,你不觉得它很像你吗?」就那么盯着冯可依,忽然,李秋弘冷不防
地问道。

  「啊!组长,这样的玩偶……不,不是的,我……我跟它一点也不像……」

  脑海里一片空白,冯可依完全懵了,不知道怎样应对,只能结结巴巴地说着,
身上已经冒出了阵阵冷汗。

  「哈哈……」瞧着冯可依六神无主的样子,李秋弘得意地笑起来,心里充满
了掌控的快感,不慌不忙地换了一个话题,问道:「张维纯受伤的原因其实是因
为你,可依,觉得意外吗?」

  「因为我……」冯可依下意识地接过话头,狂跳的心在想,他到底知道些什
么……

  「张维纯的儿子,张翔一,还记得他吧?」

  见冯可依迟疑地点头,李秋弘接着说道:「张翔一喜欢你,说起来我挺佩服
他的,胆子够大,想干就干,不顾被乘客发现的危险,公然在电车里猥亵你,而
你!根本不反抗,把淫荡的身体交给他,任他随意摆布,在色狼的手指下发骚,
流下了快感的淫水。对张翔一而言,你是她在电车里的女人,当他得知像你这么
极品的女人竟然也甘愿被他父亲玩弄,当即暴走了,狠狠地揍了他父亲一顿。」

  说到这儿,李秋弘顿了一下,随后,亮开嗓子喝道:「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虽说张维纯受伤纯属自作自受,我也很讨厌这个一无是处的肥猪,但如果不是散
发出牝犬气味的你诱惑了张翔一,使他荷尔蒙飙升、精虫上脑,他怎么有胆子在
电车里猥亵你,又怎么会不顾一切地与他父亲抢女人,所以,罪魁祸首是你,是
你破坏了他们的父子情,是你毁了张翔一的前途,可依,你就不觉得惭愧吗?」

  冯可依身子一震,脸上浮起炫然若泣的表情,带着哭音说道:「组长,不是
那样的,不……不关我事……」

  「不是那样的?哼哼……那我刚才说的都是瞎编的吗?」李秋弘不悦地冷哼
一声,瞪起双眼问道。

  「我……我是被翔一猥亵了,可是……」冯可依一边避重就轻地坦白,一边
眼珠溜溜直转,想道,这些是翔一告诉他的?还是看了张维纯记在电脑里的记录
瞎猜的,他知不知道我就是月光俱乐部里给他口交过的梦呢……

  「哈哈……终于承认了吧!可依,这不大像平时的你啊!聪明能干的可依哪
里去了!你这么一说,我就百分之百确定了,人前高贵圣洁,做出一副不可侵犯
的样子,其实却是一个持有受虐癖、有着暴露倾向的变态母狗。」说到兴奋处,
李秋弘突然伸出手,一把把挂在冯可依脖子上的通行证拽了下来。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瞧着通行证背面的贴纸,眼里射出讥讽的寒
光,李秋弘二话不说,扯掉贴纸,然后掏出口袋里夏天擦汗的手绢,擦掉漆黑的
墨水。

  「呀啊!我不要看……」李秋弘的动作太快,也太粗暴,等到冯可依从愣神
中反应过来时,通行证的背面已经被处理好了,被他翻过来给她看,上面清晰地
印着母狗奴隶冯可依几个鲜明的红字,下面是在社会党夫人宴后的肉体答谢派对
上,她噙着泪水,跪在简易浴室冰冷的瓷砖地面上,给围绕在身旁的鞠启杰、张
维纯等五人口交的脸部特写。

  「还给我,还给我……」冯可依骇得花容失色,连忙伸手去夺。

  「不急,会还给你的。」倏的一翻手,李秋弘把通行证藏在身后,感慨万千
地说道:「可依,你可令我大吃了一惊啊!曾经心中完美的女神,现在贞淑的人
妻,竟然和张维纯那么龌龊的人持有如此糜烂的关系,而且还令我跌破眼镜的喜
欢玩SM。」

  「啊啊……不是那样的……」高耸的胸前一阵波澜起伏,丰满的巨乳似乎要
跳跃出来,冯可依剧烈地娇喘着,双眸弥漫着无尽的羞色,咬着嘴唇说道。

  「好吧!那你告诉我,我哪里搞错了」

  见冯可依颤抖着樱唇,答不上来了,李秋弘讥讽地一笑,娓娓说道:「脖子
上挂着印有那么不要脸的照片的通行证,竟然还在我和荔梅的眼皮底下坦然自若
地工作,可依,你的内心够强大的啊!咦!不对,你也有羞耻的时候,我想起来
了,记得开会时,你总是紧握通行证不放,似乎怕被人看到,当时我就觉得很奇
怪,现在才搞明白,原来是因为见不得人啊!哈哈……」

  「啊啊……啊啊……组长……」冯可依被羞辱得发出阵阵娇喘,抖颤的身体
似乎要站不住了,随时可能栽倒在地上。

  「通行证背后的图案是张维纯特意为你设计的,嘿嘿……私人定制!可依,
你喜欢吗?」

  见冯可依不说话,李秋弘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通行证,着迷地欣赏着冯可依令
他大为动心的狼狈表情,一边下流地说道:「喜欢暴露的可依宝贝,想必趁我和
荔梅不注意时,总会偷看自己不知廉耻的照片吧!什么感觉啊!是不是骚得受不
了?」

  「我……我没有……身子如筛糖那般抖着,低下头的冯可依小声辩白着,屈
辱地承接着李秋弘的侮辱。

  「这是我在张维纯的电脑里找到的,除了喜欢暴露,可依,你还有很多别的
嗜好呢!让我读给你听吧!」

  就在李秋弘清清嗓子,准备朗读时,冯可依猛地抬起头,眼眶中滚动着晶莹
的泪花,呜咽着求道:「不要,不要……组长,求求你,饶了我吧!」

  「哼哼……老实听着吧!母狗奴隶可依,具有严重的暴露欲,受虐的愿望也
很强烈,喜欢玩的花样有:浣肠,下流装扮,佩戴眼罩口球,裸身搁置,绳缚,
肛交,户外露出,言语凌辱,打屁股……哈哈……这么多,怎么看都是一个变态
啊!」李秋弘不悦地冷笑几声,朗声读道。

  「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组长,啊啊……肯定是哪里搞错了……」大
颗的泪珠噗噗而下,冯可依惊慌失措地解释着,只知道否认的语言苍白无力,就
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可是除此之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我也希望是那里搞错了,可依,你告诉我,这个给五个男人舔鸡巴的不要
脸女人是谁?难道不是我们一直憧憬、并且成立了可依追求者联盟会的可依吗?

  或者是长得酷似,还有一种可能,她是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李秋弘
刻薄地讥讽着冯可依,语言越来越粗俗,声音越来越冷。

  「是……是的,只是长得像我。」就像拾到一根救命稻草,冯可依频频地点
头,不管不顾地说道。

  「真巧啊!不过,为什么在你脖子上挂着呢?」李秋弘怒极反笑,质问道。

  「这个……发到我手里时,背面就贴着贴纸,我……我根本不知道下面还有
照片。」冯可依只好继续狡辩下去,可是却越描越黑。

  「可依,我真佩服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张维纯不是一直想玩你吗!其实我
可以帮你想一个更好的理由,这个玩偶是张维纯想象着你的身体,找人做的,平
时用来意淫,哈哈……哈哈……」说到最后,李秋弘禁不住大笑起来,三下两下
把玩偶的衣裳拔掉,将光溜溜的股间对准冯可依的脸。

  「啊啊……啊啊……我不知道,这个玩偶不是我……」瞧着玩偶股间和自己
一模一样的阴户,冯可依更加慌乱地叫出来。

  「想要验证是不是你,只有一个办法,可依,你把内裤脱下来,如果是纯洁
的可依,不会为了取悦男人而下流地修饰骚穴,上面应该生有阴毛,再不济也不
会像莉莎那样在这么神圣的地方挂上色情的阴环吧!」李秋弘一边抚摸着玩偶莉
莎挂有阴环的股间,一边色迷迷地望着冯可依说道。

  「这不可能,我……我做不到。」脑袋摇得就像拨浪鼓,冯可依一口拒绝。

  「对我来说,如果能听到可依老老实实地坦白,那是多么美妙的事啊!真是
可惜,可依你不配合!没有办法了,我只好不顾同事的情分,揭穿你的谎言啦!

  可依,你不是做不到,是不敢让我验证吧!其实我知道你的骚穴光洁如镜,
没有一根阴毛,而且还挂着下流的银环,因为我曾经和张翔一一起在电车里玩过
你。

  你的确如他所说骚淫无比,骚穴紧紧咬着我的手指,在我眼前到达了高潮。


  「啊啊……怎么会这样?那个人是……是你?」听着李秋弘的坦言相告,冯
可依一下子想起了很久前在电车里发生的一幕,那时就觉得不对,似乎猥亵自己
的不是一个人,现在得到了证实,大惊之下,冯可依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不错,是我。」李秋弘得意地点点头,看到冯可依美艳绝伦的脸由错愕转
变成浓浓的屈辱,就像三伏天喝了一罐冰镇啤酒,舒爽得几乎要呻吟出来了,便
讲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说来也巧,平时不坐地铁五号线的,没想到偶然坐了一次,便在无意中发
现一个男孩正在背后猥亵你。看你挺爽的,我没声张,等你下车后,我拦下那男
孩,搜出学生证,这才知道他是张维纯的儿子——张翔一。你猜张翔一怎么说!
说你本来就想被他猥亵,而且还自愿地戴上了他送给你的阴环。我当然不信,于
是就抱着一探究竟的目的,和他一起猥亵,不,这词不对,应该是满足了你。」

  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李秋弘回忆着当时的一幕,盯着冯可依的眼睛里射出
更加淫秽的光芒,继续说道:「张翔一没有骗我,电车里的你果真是又骚又浪,
这让我有些难办了,虽说作为女人,你有随意使用身体的自由,想怎么玩就怎么
玩,可你毕竟是特别行动小组的重要成员,为了保住公司的形象,我不能无动于
衷,而且你还有爱你、并且有着不俗社会地位的老公,这就令我气愤填膺了。」

  「在我想规劝你停止这种不贞的行为前,张翔一先出手了,也许他是真的爱
你,对和我一起玩弄你怀有负罪感,同时也不想你被我夺去,便向他父亲告我的
黑状。」脸上浮起嘲讽的笑容,李秋弘阴笑着对冯可依问道:「想知道张维纯这
家伙对我说什么了吗?」

  不待冯可依答话,李秋弘便怒气冲天说道:「他把我叫到汉州分公司的办公
室,劈头盖脸地数落我一顿,丝毫不顾忌我也是个部长,只是比他小半级,然后
紧皱眉头,像看垃圾那样厌恶地看着我,告诉我有人向他举报,说有戴公司徽章
的员工在地铁五号线的电车里猥亵女性,还要我以后检点,如果再听到类似消息
便要我好看。」

  剧烈地喘着粗气,等到情绪稳定下来,李秋弘再次开口,「我这个副部长干
得真憋屈,明明是他的儿子猥亵你在先,不过,我知道斗不过张维纯,于是,我
怂了,忍辱负重地离开了。不过,怕他老子,不代表我还会怕那个小崽子,于是
我盯紧张翔一,这就是那段时间没有人猥亵你的原因。说起来可笑,当我破解开
张维纯的电脑,知道了你和他的真正关系,我暴走了,竟有摧毁一切的冲动。」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2018-9-9 15:4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