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签账赠品】




  开完一个闷得发慌的会议,回到办公室见到一个信封放了在桌上,看清楚原
来是巧巧给我的,一打开竟然是一张张的信用卡月结单,总数大约二十多万。

  电话就在这时响起来,「是否很肉痛呢?」从电话的扬声器传来巧巧性感的
声音。「当然不会,消费得那麽高兴,一定会有签账赠品留给我吧?」

  「那些支出是陪两个小妹妹消遣用的,她们的薪金根本没可能消费得起,现
在每人大概欠了银行十万八万左右,假如肯帮她们一把,把她们的卡数处理掉,
那她们明早便是的人了。」

  我没有问她们是谁,因为我相信巧巧的眼光「把账户号码电邮如我吧!我明
天会在家等待我的签账赠品。」

  第二天早上门钟响了,打开门进来的小妹妹,原来是沛然和紫凤,看她们一
身名牌,就知道巧巧怎样教坏她们了,假如她们继续如始消费,我身边便肯定多
两件玩具。

  沛然眼大面圆,所有部位都好圆,幸好她不算肥,她有一对令人觉得奶水充
足的乳房,屁股亦是圆圆的。紫凤留着一头长,双眼比沛然更圆更大,只是身
形比较单簿。

  两个小妹妹,数分钟后,一齐在我的床上面。沛然先脱清光,她双乳是令人
垂涎的竹笋形,乳点小,但仍然是粉红色。她下身一看就知是比较窄而紧那种。

  她坦白承认自己性经验不多。紫凤比较怕丑,我要亲手为她宽衣。她胸部较
细,只有ACup,所以不大有自信心。我伸手入她的胸罩内,捉到她其中一点,发
现有个特色,是又突又长,突出了大约半肌

  一个ACup胸有如此一粒长「灰士」,算是少见。不过我经验丰富,知道那麽
突出的乳点,理应喜欢咬酆图小S昧诫b手指一试,果然如此。紫凤屁股亦比较
细,除掉那条名牌牛仔裤后,可以见到内裤三角位置好凸,看清楚原来被好茂盛
黑毛覆盖。要检查紫凤下面需要拨开乱草,她下面居然比沛然发达。沛然身材好,
又Sweet.

  反而紫凤外表就有点恶,一般男人如果不是特别喜欢大胸,紫凤是细细粒容
易食。两个小妹妹和我在床上一齐赤裸,一点儿尴尬都没有,比我想像中坦然。

  我当然不会有任何隐藏,张特大床变成一个小小天体乐园。

  「今天你会怎样应付我们?」沛然问我。「应付三人行,我有好多方法可以
用。」

  我带着沛然和紫凤,推开另一道门,进入一间一般人都会觉得好奇异的房间。

  房内放有几张不同形状的椅,全部是外国入口,专为性爱而设计,有方便一
边做爱、对手同时一边自慰,亦有方便不同的进入姿势,或者互相作口舌服务。

  「这些是大道具,还有很多小道具。」我走去打开其中一面镜,e面其实是
个入柜,柜内摆满各种性爱用品。

  「你以前做爱,有没有用过这类玩具?」我问沛然。她摇头着头:「有钱人
的性爱,真是多花样!」她走过去,拿起一件皮带衫。「SM用?」我解释,「它
跟个狗带一样的颈箍、皮鞭是一套。」

  「有一种玩具,我个人不太喜欢,但是我的朋友却很喜欢。」我行近她们面
前,紫凤抬头好奇的问:「是甚麽?」

  我笑笑口说:「是用催情药。」她们齐齐皱起眉头:「毒品?」「非也。」

  我举起手指摇动,「催情药是有点化学物质,亦有很多是古方,主要是刺激
脑部,将兴奋感觉放大,或者令人提高对性爱j望。」「会更加High?」紫凤问。
「可以这样说。」我答。

  我打开一个装满各种合法药物的小柜:「这些都不是禁药,不会违法,」

  「那你有没有需要用药加强自己的能力?」沛然用带着挑战的口吻问。我用
手摸着她的腰部,用咬耳的方法跟她说:「我喜欢用自己天赋的能力。」

  我靠近沛然,用手指在她的面上,轻轻地画,再画落她下巴,她仰高头,让
我的食指画落她性感的颈项,再到她胸前。

  「平常用甚麽来自慰?震动棒?震蛋?」我的手指在她其中一边胸高点打圈,
她的乳头立时有了反应。

  「我,没有勇气去买,最多只是用手指。夜上失眠,又好想要的时候,会伸
手去下面,摸想被人摸的地方;男人都是一样吗?」我点头:「男人会先硬起,
自自然然会伸手去摸那个地方,接着个脑便会想着想要的女人,想着她的身体,
手便会自动握着自己的『把柄』。」

  沛然伸手放在我的胯下,由下向上兜,托着我垂下的两个部份,轻轻地推。

  「舒服嘛?」我点头。「我经常自慰,觉得比男人更舒服。」「只用手指?」

  我问。「多数是。我喜欢伸入内裤e面,好急好急地搓,搓到很舒服很舒服,
然后紧紧夹着手,停下来享受。」她下面的手,开始由下向上搓。

  「有没有把其他物件放入去?」我追问。「试过,有晚很闷,开了支红酒,
一个人饮,醉熏熏之际,用了个樽口。」我想像一个醉女人,张开双腿,将酒樽
口对着下面的情景。

  我下面被她鄣矫诔鋈蠡液,我闭目享受,慢慢进入状态。她的手在我下面
增加力道。她用温柔的手,一直在我的柱体上抚摸。跟女人在这种环境下对话,
真的很舒服。

  为免冷落了紫凤,我把她拉过来,两b手分别在两个小妹妹的乳房搓揉,
「不如我教们自慰?」我问她们。「好呀!」她们第一时间应承。

  我移动身体,带她们行去一个柜前面,我打开柜,e面全部是自慰用品,男
女都有。我伸手过去模彷男性器官一格,随手拿出一支电动产品,向她们介绍:
「这支是最普通的电动按摩棒,上面滑滑熘熘,只有头部尖尖。」

  她们伸出手摸着支按摩棒,我按着开关掣,按摩棒开始震动,她们吓了一惊,
即时缩手。「捉实啦!」我叫她们,「慢慢摸上个尖顶部份,这支按摩棒最好玩
是个尖顶懂得打转。」她们用手玩弄着按摩棒的尖顶,另一b手开始玩弄着我的
柱体。「接着怎样?」她们边玩边问我。

  我一b手绕过沛然背后,停在她股沟起点。我顺着条沟来回,她「唔」一声,
发出娇嗲的反应。我跟她说:「想像这支是一个男人器官。你用舌头滋润它。」

  沛然照做,用湿润的舌头,在按摩棒上面打转,我下面即是有反应 .

  我让沛然自己拿着按摩棒,然后从柜内取出另一支。这一支纹理清晰,简直
跟真人一样。我放到紫凤面前:「这支是美国一个出名成人电影男主角真人倒模
u成,用料不同沛然那支硬胶按摩棒。这支的物料跟真人差不多,又坚挺又有弹
性。」我将这支按摩棒放近紫凤嘴边。「舔这一支!」我落命令。

  我开动这支真人倒模按摩棒,让沛然用舌头品尝。她起初有点不自然,但都
肯伸出舌头左舔右舔。

  我带着她们回到床上,让她们扒着含吮着手上的按摩棒。而我,一边观赏着
她们玩棒,一边用手打开沛然另一个未被开发的地区。我双手伸向沛然身后,抱
着她两边屁股,好像爱抚胸部般,搓弄着这个性感部位。然后,我双手同时向下
兜,用力拉开两边。下面被拉开,沛然「呀」一声叫了起来!我两b手同时伸出
手指,按向谄ü傻撞棵舾形恢茫她得到一阵快感。

  「不要──」她未说完,我其中一b手指已撩向她菊花形状的中心位,指头
感觉到这个部位强烈地收缩。「不要!」她再低叫。「放吧!」我轻声回应。

  大部份女人对后面被骚扰,有一种抗拒心理。无他,因为觉得这个部位不清
洁。

  其实,人这个位置十分敏感,可以为人u造出快感。只要保持清洁卫生,可
以好好玩。

  我一b手指顶入沛然e面些少地方,她整个人好像触电一样,但就发出荡人
心魄的叫声。我用另一b手指在她洞口周围为她按摩,她停下所有动作,合着双
眼,皱着眉头,度感受来自后面的快感。

  我放入的指头,感觉到她由紧变,再由变紧。这一个未被入侵过的洞穴,
我想像会为我带来多大的欢乐,想像着逐逐迫入去的快乐。我一边想,手指一边
推入,沛然手上的按摩棒跌落床上,我同时听到「哎」一声,见她紧抓着枕头,
指甲深深的嵌了进去。我为她带来了痛苦但又快乐的一刻。「不要──,痛呀─
─」我将在她e面的指头拔出,她仰头作深呼吸。

  「无想过让男人用另一个方式进入?」她摇头:「我接受不了你的体积,一
b手指都已经这样。」我微笑:「放心,你可以的。」她很担心似的,我拿起她
掉落的按摩棒交给她。「继续含着它!」诼冻鲆桓霾豢芍眯诺谋砬椤

  她将按摩棒慢慢塞入回口中,她的嘴撑得很大,按摩棒在口腔内转来转去,
十分好看。我叫她用手将两支按摩棒拉出拉入,同她说:「合上眼!想像着你喜
欢的男人,正被你用口服侍。」沛然合上眼,享受着幻想的荒淫场面。

  我再从床头柜取出另一支按摩棒,交在她手中,细细声跟她说:「一支上,
一支下!」她非常明白我想她怎样做。她将另一支按摩棒开动后夹在两腿中间。

  这个时候,我可以欣赏到她那双雪白的大腿。

  我让沛然自己慢慢释放自己,转身去抚慰紫凤。

  我一边望着紫凤一边玩弄自己的柱体,她放下原本在口中的按摩棒,爬过内
要我的真身代替支塑胶货。我伸手向后,从柜中取出一支蜜糖,向自己的柱体倒
下去。紫凤把嘴凑近,伸出舌尖,集中挑拨我敏感的柱头。啊──,我喜欢这种
痕痒的快感!紫凤用舌尖集中在柱项的小缝位置服侍,还用温暖的手托着我的吊
钟轻轻地揉弄。

  紫凤对我十分之用心,不辞劳苦,用舌尖密密地舔,落足感情舔了几分钟,
每次从小缝渗出的露珠,她都当成珍品般舔入口中,细意品尝。

  男人看着女人的面部,尤其是美丽的脸孔这样贴近自己的下身,总有爆射的
冲动。如果美丽的面孔因为跟自己舔吮而出现陶醉的姣样,走火机会肯定大大提
高。紫凤慢慢地将我的柱体放进口中,我经过她牙齿的位置,感觉到她的闸门凶
险,但我喜欢冒险,而且一进入,就深入到尽头。

  我遇到湿滑的阻挡,我用顶端去探索这度屏障,触及的范围,令我前端十分
舒服。

  我抓起紫凤的头,她头部一前一后为我配合。我仰高头,下身加快向前拉
后的节奏,好舒服!我以为已经足够,正想抽身而出,谁知紫凤双手抱着我的屁
股,用力向她自己拉过去,我一下一下地入得更尽。我无法控制快感增幅,这一
刻已由她做主,我有失控的预感。

  如果每个女人都有一把心火,我已经将紫凤那把火点起,而且燃烧得十分旺
盛。我相信如果我不发泄,她不会罢休。我惟有豁出去,拚命地向她冲撞,我要
发掘出我的快乐。下身紧张的感觉愈来愈强,我开始由急喘到发出愉快呻吟。

  紫凤听见我呻吟,有如食催情剂,她出尽全力,我顶头好像被一种引力由外
至内地吸着,要令我充满内在管道的精华破闸而出。我强忍至面部表情拉紧,我
咬紧牙关,生怕一下不留神,会激射而出。但我愈S收紧,冲劲愈大,带来的快
感更强。我被迫要强忍呼吸,因为一透气就会泄!

  我不可以再忍!果然,我一透气,一道快感突袭脑门,我发出「啊」一声,
数亿精兵脱闸而出。

  发射完之后,女人仍可以用方法令男人在i软间得到的快感持续,虽然跟高
潮有分别,但是异常敏感的部位若然得到特别眷顾和怜惜,事后的感觉亦十分之
舒服。紫凤没有即时将我吐出。我浸淫在自己的生命体中间,被她温柔地包裹着
前端脆弱的部位,我难以自控畹匾辉俜⒊U息。发射完武器,总是特别敏感。

  武器收缩至全无侵略性,我才慢慢退出来。低头望着紫凤,她口角流出奶白
色液体,太像AV!她大概是从AV学回来的。

  我透一下大气,用力把紫凤抱起,她双手捉床头的支架。我将她举高,把她
双脚挂在我的肩上,下身对正我的面部。轮到我为她服务!

  我将紫凤那又白又滑的屁股用双手托着。她急不及待地挺身上来,迎接我的
嘴唇。我送上深深一吻。「Eat me!」她用野蛮的声音加上动作。她湿润的下面
又再迎面而来,我跟她全面接触。她不停地在我面上摩擦,我听到她用力喘息,
大声呀呀呻吟。她双脚乱蹬,好明显是我舌头的功劳。她将下身不停地向我冲击,
因为我现在带给她的刺激,甚至会大过用手在她洞穴发掘。我用尽我所有舌技对
付她。她几乎整个人陷入疯狂状态,全身蜷曲。

  紫凤在淫叫中到达高潮,我将她反转,她双手按着床头,双脚张开,屁股高
翘,我从后面进入,用粗硕的圆柱将她洞穴塞得满一满。我拉出,边扭动下身边
再推入,每一下都令她仰头大叫,每一下都用力撞入她最尽头洞壁,然后再用柱
头再在e面旋转一压。

  紫凤显然喜欢我用柱头在她e面打圈,向她洞内不同的部位施压,她扭动屁
股配合我,于是她又转我又转,我在她e面搞动更加剧烈。她的叫声听得出是咬
牙切齿,好像在跟我进行生死搏斗般,人和人之间难免有摩擦,世间上最兴奋的
摩擦是男人进入女人体内进行。通过肌肉不断摩擦,我会得到最大快感,缔造人
生中一次又一次高潮。紫凤用力夹紧我,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和她加强摩擦。两个
人最幼嫩最敏感的部位变成最强而有力,互相摩擦之中造出绵绵不绝的快感,传
入脑部。我深信这一刻我同紫凤都忘记自己在那e和自己是谁,只是全心全意地
享受两个人器官亲密的感觉。

  正当紫凤伏在床上喘息,回头望向沛然,只见她仍在闭目沉醉在j望的幻梦
中,我一手接过她下身的按摩棒为她服务。另一手由她大腿摸上去,愈上愈湿滑。

  她的水份好流的非常厉害。我用手指按摩着她充了血的肌肉,再去挑拨她的
粒粒状体。我将按摩棒缓缓推入她的洞穴,她边呻吟边急喘。

  按摩棒在沛然体内撩来撩去,她兴奋得禁不住尽情高叫,连声音都变得沙哑。

  我执起另一支紫凤刚用完的按摩棒,贴住已经一半在她的体内那支,逐逐推
入去。

  「不要──啊──无……无位喇!无──噢!」她急忙把口中的按摩棒吐出
来喊叫,她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容纳两支棒,那麽紧的洞口,竟然可以并进两支!!

  她死命的抓着我,勐摇头说不成,我惟有慢慢抽回其中一支。不过,我尝试
将另一支迫入去。

  今次迫入去的,是我自己那支。我用自己的柱头,在她的洞口先揩拭一番,
按摩棒的震动,传到我柱头,亦同时令我振奋。我将按摩棒抽出大半,她弛的
洞口正好被我推入去。「啊──」我塞入柱之际,她肯定有撕裂的感觉。「不要
──不──啊──」她一边叫我一边推入去。

  我知她可以容纳我。按摩棒的棒头,贴着我的柱头撩来撩去,再加上她体内
的收缩,我的快感急速攀升,一浪接一浪。我推得更入,她发出一下一下「噢」、
「噢」,我用按摩棒抽送做配合,她喊叫着:「我要死了──呀!」我问她快活
吗,她只是不断点头,不停地叫破喉咙。

  我在这时抽身而出,沛然突然觉得空虚,发出失望的叫声。然而,另一种刺
激又再展开。我托起她的屁股,用柱头顶着她另一个入口!当我圆圆的柱头压向
她的菊花形入口之际,未插入她已经叫了出来。放心,那有这麽容易进入。我在
菊花口周围施压了一会,她又舒服到哦哦地叫,她前面的洞穴,正在被一支按摩
棒入侵。菊花口组织同前穴不同,我的柱头,特别顶部最敏感位置揩擦,带好不
同的快感。

  沛然紧闭的洞穴,自然令我有入侵的冲动,但是这e跟前穴不同,不会因快
活而大量分泌润滑汁液。幸好我房内万事俱备,我从柜内出一瓶?喱状东西,打
开瓶盖,我将整个柱头塞入?喱e面。那种又冻又滑又清凉的感觉,令柱头十分
之畅快,我再深入,令半支柱体陷入?喱之中,真是非常过瘾!

  我把柱体抽出,?喱满布在半支柱上,我将沛然拉过来,令她变成跪向前姿
势,整个屁股就暴露在我面前。她的菊花洞就呈现在我眼前。菊花洞边,都长有
稀疏的体毛,令人神魂颠倒。我没有用茁了?喱的柱头顶上去,反而先向她这
个可爱地区深情一吻。她意想不到,以为是疯狂入侵,谁不知是柔情的湿吻。她
又羞又喜,这个地方从未被男人吻过,好像一个貌丑女人,首次被男人亲吻一样。

  我用舌头舔这个菊花口时,沛然不断发出深深的U息。而当我舌头入她e
面,她全身发抖,我肯定她正在经历未曾试过的快乐。我令她这个入口弛之后,
巨物再度光临。半个蘑菰形状柱头,陷入花芯。她的叫声早已变得沙哑,但仍然
疯狂地叫。我的津液加上?喱润滑,令柱头完全陷入e面,那种灼热和紧迫,是
她另一个洞穴所没有,再加上这个是处女地,未被入侵过,那种被开发的快感确
实难以形容。只是用柱头部位进入抽出,已令她不断求饶。我分得出这种求饶是
另类的鼓励,我渐渐推入到一个可以令柱身得到摩擦快感的深度。

  我推到尽头,一下一下地用力顶入她体内,我每一下停留,会感觉到她的洞
壁不停蠕动,我亦趁机让我柱头压向郁动着的肌肉,e面任何郁动都会为我带来
极度的快感。快感到某一程度,我有狂入的冲动,柱身有快速摩擦的需要,我
取同一姿势,疯狂地向她进侵,一切以激射告终,整张床弄得非常污糟。


[ 本帖最后由 残阳 于 2009-9-2 01:47 编辑 ]这是一个性调教哟,不过这样的少女应该慢慢来,不可太急